凱時_凱時平臺_凱時官網

凱時_凱時平臺_凱時官網

2019中超预备队比赛直播
柴油和氫屬于人類賴以生存的能源基矗近日,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所研究員王峰團隊提..
風電屬于清潔可再生能源,是目前國家能源和世界能源發展的方向。從環境保護的角度..
最新分析顯示,中國主要風電企業的股價受到運維成本意外飆升的沖擊。根據WoodMacke..
今日要聞
力爭到2020年基本解決棄水、棄風、棄光的問題
2019-07-04 16:49:05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 【 】 瀏覽:224次 評論:0

大風呼嘯,風力發電機卻停止了運轉——近年來,在加快清潔能源開發利用的同時,水電、風電、光伏發電出現送出難、消納難問題。數據顯示,去年全年棄水電量約691億千瓦時,棄風電量277億千瓦時,棄光電量54.9億千瓦時,“三棄”電量共約1023億千萬時,超過同期三峽電站的發電量。今年一季度“三棄”現象雖有所緩解,但仍不同程度地存在。為何會出現如此大規模的電量損失?如何解決這一問題?記者進行了采訪。

\

新疆、甘肅和內蒙古等三省區棄風棄光電量占全國比重超90%——

“風光”無限卻受阻

新疆風能、太陽能豐富,是中國清潔能源發展最迅速的省區之一。中國氣象局風能太陽能資源中心報告顯示,去年全國陸地70米高度風能資源方面,年平均風功率密度不低于150瓦/平方米區域面積為613.7萬平方公里,其中新疆128.6萬平方公里,位列全國第一;太陽能方面,2018年,新疆大部年水平面總輻照量超過1400千瓦/平方米,居全國前列。截至今年4月底,新疆風電、光伏發電裝機容量近3000萬千瓦。

“風光”無限,挑戰卻也不少。近年來,新能源發電裝機持續增長的同時,新疆地區不少風機、光伏設備長期處于閑置狀態,棄風棄光現象嚴重。去年,新疆棄風電量107億千瓦時、棄光電量21.4億千瓦時,全國最高;棄風、棄光率為23%、16%,分別約為全國平均水平的3倍和5倍。

不僅僅是新疆,國家能源局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中國清潔能源消納問題存在較為明顯的地域和時段集中分布的特征。其中,棄風棄光主要集中在新疆、甘肅和內蒙古等地區,2018年,上述三省區棄風棄光電量超過300億千瓦時,占全國總棄風棄光電量比例超過90%;棄水主要集中在西南的四川、云南地區。

該負責人指出,風電、光伏發電等新能源出力具有較大的波動性,在時段分布上與用電負荷存在較大差異。比如,風電一般夜間出力較大,但此時用電負荷較小;光伏發電出力在傍晚快速減小,但此時實際用電負荷正迎來晚高峰。水電出力受來水情況影響,汛期出力較大而枯期出力有限。“目前中國電力系統尚不完全適應如此大規模波動性新能源的接入,電力系統的實際調度運行面臨較大困難。”

國網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新能源與統計研究所副所長謝國輝表示,局部地區出現棄水棄風棄光現象,主要是由于可再生能源發展速度過快引起的。特別是風電、光伏發電迅猛增長,帶來可再生能源發展與調峰電源發展不協調、與電網發展不協調、與用電需求增長不匹配、與市場機制健全不同步的矛盾突出。

近年來,新疆、甘肅、蒙東等地新能源發電裝機快速增長,遠超全社會用電量增速,造成了較大的消納壓力。截至2019年4月底,新疆、甘肅、蒙東風光發電裝機分別是本地最大用電負荷的1.1、1.4、2.0倍,本地消納能力嚴重不足。

本地消納不足,外送也受阻。謝國輝介紹,中國新能源資源和需求逆向分布,風光資源大部分分布在“三北”地區(華北、東北、西北),而用電負荷主要位于中東部和南方地區,由此帶來的跨省跨區輸電壓力較大。與此同時,水電、風電、光伏發電富集地區跨省跨區通道規劃建設與可再生能源發展不同步,電網項目核準滯后于可再生能源項目。以風光發電為例,2015年底甘肅酒泉風電基地裝機規模已超過1200萬千瓦、太陽能發電600萬千瓦,酒泉—湖南特高壓直流工程2015年5月核準建設,2017年才投產,外送通道建設滯后2到3年。

根據國網能源院數據,截至今年4月底,“三北”地區風光發電裝機合計1.68億千瓦,但目前國家電網跨區直流輸送能力僅為0.95億千瓦,還要承擔大量煤電、水電基地外送任務,外送能力嚴重不足。

增加就地消納與擴大向外輸送“雙管齊下”——

送得出也要接得住

大好“風光”,就這么白白浪費?國家能源局有關負責人介紹,近兩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督促國家電網、南方電網和各地能源主管部門,協同采取多種措施解決棄水棄風棄光問題,取得了初步成效。

以國家電網為例,2018年,國家電網經營區可再生能源發電量1.2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新能源棄電量268億千瓦時,同比下降35%;棄電率5.8%,同比下降5.2個百分點。西南地區調峰棄水電量138億千瓦時,同比下降14%;棄水率3.8%,同比降低0.8個百分點。2019年1-4月,新能源消納改善更加明顯,累計棄電量67.6億千瓦時,同比下降35%;棄電率3.9%,同比下降2.6個百分點。

數據向好的背后,是增加就地消納與擴大向外輸送的“雙管齊下”。為給新能源消納騰出更多空間,自6月9日0時至23日24時,青海啟動連續15天360小時全部使用清潔能源供電,所有用電均來自水、太陽能以及風力發電產生的清潔能源。

國網青海省電力公司總經理祁太元介紹,“綠電15日”期間,預計全網日最大負荷850萬千瓦,日最大用電量1.94億千瓦時。同時,依托全國大電網和統一電力交易市場,預計將達成30億千瓦時交易電量,通過市場化交易方式送往外省的電量達到11億千瓦時。

曾經的棄風棄光大省甘肅,近年來大力推進電力外送。積極對接湖南、河南、天津、四川、重慶等外部受電市場,簽訂政府間協議,2018年全省外送電量較2017年增長60%,其中新能源占比48%。同時,今年750千伏“河西三通道”加強工程將建成投運,徹底打通新能源省內送出通道,途經甘肅的青海—河南特高壓直流工程也已經開始建設。

既要“送得出”,也要“接得住”。作為新能源消納大省,2017年以來河南累計購入省外新能源電量超300億千瓦時。國網河南省電力調度控制中心主任戴飛表示:“河南長期以來對引入外電持大力歡迎的態度,從政策上給予高度支持,將西北地區新能源作為河南電力供給的首選,采取各種措施,千方百計增加西北地區新能源電量,緩解西北地區新能源消納矛盾。”

新增建設項目必須以電網具備消納能力為前提——

明年基本解決“三棄”

棄水棄風棄光狀況有所緩解,這一向好趨勢能否得以延續?謝國輝認為,目前看局部地區棄風棄光問題仍然突出,預計2020年國家電網公司經營區域風光發電裝機將超過4億千瓦,超出國家“十三五”規劃規模50%。考慮用電負荷增長、跨省區外送規模等方面存在的不確定性,未來如不能合理把握新能源發展節奏,棄風棄光問題有可能出現反彈。

“跨省跨區輸電能力不足的矛盾仍然制約更大規模新能源的開發和外送。”謝國輝說,預計到2025年,“三北”地區新能源累計裝機約4.2億千瓦,超過1/3需要外送,但預計國家電網跨區直流輸送能力僅為1.2億千瓦左右,還要承擔大量煤電、水電基地外送任務,外送能力嚴重不足,未來仍需要加快電網建設,提升跨省跨區輸電能力。“此外,系統調峰能力不足的矛盾依舊難以滿足高比例新能源消納的需要,市場機制的不確定性仍會成為高比例新能源電力系統運營的攔路虎。”謝國輝說。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宋楓指出,部分地區為消耗富余電量,通過低電價引進高耗能產業。此舉短期內能夠刺激投資與就業增長,但高耗能產業往往對電價具有較強的敏感性,一旦電價上漲便難以為繼。“要進行電力市場的改革,用價格信號引導資源的合理布局,價格對于供給和需求兩側都應有引導作用。建機制、改體制才是長遠之策。”

促進清潔能源消納,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正抓緊采取措施。近期,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接連發布文件,強調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機制,通過市場化方式,促進可再生能源本地消納和實現可再生能源跨省跨區大范圍內優化配置。同時提出,新增建設項目必須以電網具備消納能力為前提,避免出現新的棄風棄光問題,在同等條件下對平價上網項目優先保障電力送出和消納條件。

國家電網發展部副主任劉勁松介紹,2019年,國家電網將加快張北—雄安特高壓交流、青海—河南、雅中—江西、陜北—武漢特高壓直流、張北柔性直流等輸電通道建設。同時推動完善有利于打破省間壁壘、促進清潔能源跨區跨省消納的政策、市場和價格機制,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力爭新能源省間交易達到700億千瓦時以上。

國家能源局透露,今年將積極推進風電、光伏發電無補貼平價上網項目建設,全面推行風電、光伏電站項目競爭配置工作機制,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新機制,結合電力改革推動分布式可再生能源電力市場化交易等,全面促進可再生能源高質量發展。“我們將推動建立清潔能源消納長效機制,力爭到2020年基本解決棄水、棄風、棄光的問題,最終實現到2020年和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為15%和20%、到2050年清潔能源成為主體能源的總體目標。”國家能源局局長章建華說。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打印繁體】【投稿】 【收藏】 【推薦】 【舉報】 【評論】 【關閉】【返回頂部
我來說兩句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