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時_凱時平臺_凱時官網

凱時_凱時平臺_凱時官網

2019中超预备队比赛直播
柴油和氫屬于人類賴以生存的能源基矗近日,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所研究員王峰團隊提..
風電屬于清潔可再生能源,是目前國家能源和世界能源發展的方向。從環境保護的角度..
最新分析顯示,中國主要風電企業的股價受到運維成本意外飆升的沖擊。根據WoodMacke..
風能裝備
從小風電場到世界風電巨頭—他們讓歐洲客戶只認中國“金風”
2017-07-28 09:34:14 來源:科技日報 作者: 【 】 瀏覽:1364次 評論:0

\
圖為金風科技2.0兆瓦風力發電機場。(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無論是世界排名還是中國排名,我們更關注做好自己的事情。”在連續得到彭博新能源財經、英國《金融時報》等國際專業媒體關注之后,7月21日上午,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新疆基地總經理楊學軍保持了一如既往的謹慎。

眼下,在前沿技術研究領域,金風科技早已經拿下了整個行業矚目的“直驅永磁風力發電技術”,而類似的更多世界級技術正在研發路上。

楊學軍說,它們“指日可待”。

戰略邏輯 穩扎穩打成就世界領先

謙虛低調、穩扎穩打,這符合金風科技創業19年來的戰略邏輯。

出生于新疆這樣西部欠發達地區,從一個十幾人的風電場,到全球領先的風電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金風科技將新疆人堅韌不拔、敢于吃苦的地域性格鑲嵌到企業戰略中,既仰望星空,又腳踏實地,永遠在瞄準下一項挑戰。

無疑,在中國風電行業,金風科技是標桿企業:在市場份額上,2016年金風科技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占到27.1%,比其后三位總和還多;

在海外市場上,2016年中國出口機組的近50%來自金風科技,占中國累計出口總量的七成;

在核心技術上,憑借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直驅永磁風力發電技術,金風科技兩度獲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科技評論》雜志評選的“全球最具創新能力企業50強”;

在公司治理上,2015年,金風科技獲得香港董事學會的獎項,被美國《投資者關系》雜志列為最受投資者歡迎企業……

長期關注金風科技成長的國家風力發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于午銘教授認為,從單純的風機制造商到風電系統解決方案提供商,金風科技深耕風電專業,抓住了行業和商業雙重核心,最終走出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

核心技術 最好的市場“通行證”

“2015年一家中國公司成為世界最大的風力渦輪機制造商,結束了數十年來歐美公司在該領域的主導地位。”大多數時候,英國《金融時報》視野中都是宏觀的中國,這個國際媒體巨頭似乎無暇聚焦那些成長中的中國企業個體。但這一次,它不惜拿出華麗的詞藻來形容這家起源于中國西北的風電企業——金風科技也配得上這種贊譽。

長久以來,更換零部件是風電行業的“噩夢”。楊學軍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大部分風機或者在山上,或者在沙漠,或者在海岸線附近,更換零部件需要將吊車開過去,吊下來,拆開,更換,安裝,再吊上。一個流程下來,往往幾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花進去,這要遠遠超過零件成本。

如何減少拆裝?自然要研發無故障的風機或者說故障率低的風機。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直驅永磁技術便是這樣一種世界領先的技術。金風科技的直驅永磁機組,直接驅動發電機發電,省略了齒輪箱,并由磁鋼勵磁,這些關鍵突破能使風機更加穩定,也能使各地的風機更加容易維護。

2004年,在市場最好的時候金風科技決定開發直驅永磁技術。這時他們已積累了大量的齒輪箱設計和開發技術,并擁有最好的供應鏈資源。放棄傳統的雙饋技術路線,就意味著要重新開發供應鏈體系,而那時很多零部件還沒有具備制造能力的供應商。

“為啥要這么折騰自己?”楊學軍提到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經常說到一個反問,“我們總是問自己,什么樣的產品能給客戶帶來價值?”

在金風科技成立之前,武鋼做了近8年的風電場場長,每天穿著工作服爬風機,對風機的脾氣和哪里容易出故障都了如指掌。他曾坦陳:“這不是一種先知先覺,我們對市場和客戶的需求,可以理解為一種適應——在那種情況下只能做那樣的選擇。”

如今,金風科技的這項核心技術也更新了一代又一代。熟知國際風電市場行情的于午銘教授向科技日報記者表示,在“雁陣型”發展的國內風機行業,“領頭雁”金風科技的一舉一動引領著國內相關技術的發展。同時,他強調,在最先開發這種技術的歐洲市場,“后來者”金風科技憑借更具優勢的直驅永磁技術征服了歐洲客戶,簡直成為市場的“通行證”,“他們只認中國‘金風’”。

楊學軍說:“類似于這樣的技術創新成果,我們還有不少。”

協同創新 開放與質量一個不能少

楊學軍說,金風科技對“開放”二字保持著十二分的崇尚。

他以直驅永磁技術為例,“它的成功也得益于對外部的開放”。2007年第一批機組運行失敗,原因正出在金風科技對零部件廠商的嚴格管控:“這是我們的標準,你就按照這個標準做。”金風管理層后來反思,實際上造發電機,對方可能比金風科技專業,但金風科技過分強調自己的標準權威性,便壓抑了零部件廠家的創造潛能。

于是,管理團隊一家一家零部件廠商拜訪,跟對方開誠布公地溝通,最后達成一致,供應商可以參與到金風科技的創新中,只是最后的方案要通過金風科技評審。“結果一下激發了零部件廠家的創造力。他們提出來很多好的試驗標準,比我們提的標準還要高。”金風科技管理層欣喜地看到,通過合作、協同創新,直驅電機的質量上了一個大臺階,項目得以順利推進下去。

供應商參與研發,讓人聯想到小米的網友參與研發模式、海爾的退休工程師參與研發模式。供應商離市場不比金風科技遠,有時候反而有更好的角度和體驗參與進去,壓縮研發時間,盡早推向市場。

風電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那么大的重物在空中,出了問題,需要500噸的大吊車去更換零部件,如果出的是批量性事故,對于企業肯定是災難性的事件,很難從財務經費上負擔。

于是,視質量為生命,在金風科技成立之初就寫入了公司的基因。為什么要強調質量?在風電行業,有一些曾經風生水起卻最終功虧一簣的企業,為何倒下?楊學軍總結過,要么是創新跟不上市場變化的節奏,要么就是質量不過關。

金風科技有一個內部規定:質保期最長可達5年,期間風機如果出現質量問題,金風科技責無旁貸;質保期外,如果出現批量質量問題,金風科技第一時間召回更換。這個承諾不僅僅是一種質量自信,也是財務自信。因為風機設計使用壽命長達20年,誰知道這20年間會發生什么?

質量不是靠嘴說出來的,而要明察秋毫,獎罰分明。兩年前,金風科技就拿出專項資金獎勵質量創新的供應商。以此傳遞信號,只要質量靠得住,大家都能共贏發展。

“支持供應商創新,攜手供應商共建全優產業鏈,這也是金風科技能成為世界領先風機制造商的秘訣之一。”于午銘說。

專家點評

“當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巴菲特的這句話貼合了風電行業的現實。

近幾年,風電行業面臨著上游需求疲軟、下游產能過剩、并網消納困難、棄風限電嚴重、資金壓力加劇、出口貿易壁壘……告別過去“狂飆突進”式的增長,風電產業發展瓶頸逐步顯現。但在如此困難的背景下,金風科技依然保持了國內新增及累計裝機全國第一的地位,這并不容易。

市場第一背后有科技支撐。回顧金風科技發展歷程,他們實現了諸多國際風電巨頭數十年才能完成的技術和產品跨越,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直驅永磁技術,代表著當前風電行業最具成長前景的技術路線。同時,這幫創業者接地氣,富有大局觀,進取心強,重視科技和質量。這也成就了金風科技。

中國風電要完成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的轉變,進軍國際市場,需要更多金風科技站出來,還必須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創新成果、擁有屬于自己的核心技術。

國家風力發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 于午銘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打印繁體】【投稿】 【收藏】 【推薦】 【舉報】 【評論】 【關閉】【返回頂部
我來說兩句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