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時_凱時平臺_凱時官網

凱時_凱時平臺_凱時官網

2019中超预备队比赛直播
柴油和氫屬于人類賴以生存的能源基矗近日,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所研究員王峰團隊提..
風電屬于清潔可再生能源,是目前國家能源和世界能源發展的方向。從環境保護的角度..
最新分析顯示,中國主要風電企業的股價受到運維成本意外飆升的沖擊。根據WoodMacke..
水能要聞
300億度四川水電面臨“投產即遭棄”
2018-01-09 10:46:56 來源: 作者: 【 】 瀏覽:1750次 評論:0
\
  2018年已至,肩負著未來每年數百億度清潔電力外送重任的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以下簡稱“雅中直流”)何時落地卻仍是一道無解之題。日前,本報記者多方求證獲悉,這條屢次傳出“年內獲批”卻“年年不批”的線路何時開工目前仍無音信,“十三五”期間能否投運也是未知數。
  2016年11月,雅礱江楊房溝水電站實現大江截流。
  有專家估算,雅礱江中游水電建成投產后,若雅中直流無法同步落地,每年因棄水導致的直接經濟損失將達60億元,持續多年的西南地區棄水頑疾將進一步惡化。
  在各方不斷深入貫徹“綠色發展”理念的大背景下,為何清潔、低碳的水電“沒人要”?這條四川水電消納通道為何會陷入“難落地”的窘境?
  落點江西存爭議
  雅礱江是中國水能資源最富集的河流之一,在全國規劃的十三大水電基地中排名第三,其中中游規劃總裝機超1000萬千瓦,共7座電站,其中4座計劃通過雅中直流外送,涉及裝機750萬千瓦。
  無論是水電工程建設,還是配套輸電網建設,都應規劃先行。據悉,早在“十一五”期間,國家電網公司就將雅中直流列為雅礱江中游電站的配套外送通道,但因電力發展“十一五”規劃并未出臺,這條特高壓線路在國家層面并無具體安排。
  電網方面將雅中直流落點選在江西的理由是:江西是華中地區唯一沒有特高壓落點的省份,當前人均裝機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但江西省能源局電力處稍早前以郵件的形式告知記者,“‘十三五’期間江西不具備接納‘川電入贛’的空間。”
  據記者了解,雅中直流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早在2015年10月就已遞至電力規劃設計總院進行評審,但因落點問題長期存在爭議,迄今仍未啟動建設工作,但雅礱江流域水電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雅礱江公司”)和國家電網均認為,該工程應落點江西,并已完成相應建設規劃。
  公開數據顯示,“十二五”末,江西省人均電源裝機0.53千瓦,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一半。與此同時,江西省電網已形成500千伏骨干網架。國網方面受訪專家告訴記者,從電源側“一盤棋”、電網側“一張網”、需求側“一同價”考慮,江西是雅中直流最佳落點,可以有效促進電網互聯互通;從增強電網優化配置能力方面來講,雅中直流的落點選在江西“再合適不過”。
  據上述國網公司人士介紹,國網在其“十三五”建設計劃中已對雅中直流做了重點規劃。
  雅礱江公司相關負責人也對記者表示,雅中直流建成后可將四川水電基地電能直供江西負荷中心,改善整個攀西斷面(攀枝花-西昌一帶)的電力送出通道,實現大范圍內的資源優化配置。“因為華中電網的緊密程度較高,不管落點在華中電網哪個位置,川電的消納均可放在整個電網之中,所以雅中直流落點江西省并不意味著江西必須全額‘吃掉’外來川電。”
  雅礱江公司在《“十二五”雅礱江流域開發規劃》中也已明確提出,四川省第四回外送特高壓直流工程(即雅中直流)擬建設1回輸電能力1000萬千瓦的±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規劃起點四川雅礱江中游(鹽源北部)地區,途經四川、云南、貴州、湖南、江西5省,初擬落點在江西撫州地區,工程計劃“十三五”末投產。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十一五”、“十二五”國家電力規劃缺失,雅中直流在此期間并未進入國家層面的工程建設規劃,在已出臺的“十三五”電力規劃中,關于雅中直流“建與不建”的問題依然沒有明確答案。對此,中國水利發電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給出的解釋是,雅中直流的落點最初已定在了江西,但因江西規劃建設大量煤電項目,遂于“十二五”期間否掉了雅中直流工程,且國家能源局也同意了江西的做法。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若關鍵的落點問題繼續模糊下去,雅中直流這條輸電通道就無法開工,每年將白白流失300億度左右的清潔電力。“換言之,雅中直流與雅礱江中游電源開發成敗有直接關系,以2015年開工建設的楊房溝電站項目為例,若該項目建成投產時雅中直流這條外送通道仍在紙上談兵,四川省水電‘窩電’的情況將進一步加劇。”
  江西有何打算
  據記者了解,2017年全國兩會期間,四川省將雅中特高壓外送問題作為“一號提案”上報,引起了國家層面的高度重視。隨后國家能源局高層人士也曾多次赴四川調研,并提出雅中直流要“落點江西,輻射華中”。當年國網也多次組織召開雅中直流工程建設準備工作推進會。
  相較于電源和電網方面表現出的積極姿態,江西對雅中直流的態度頗為冷淡。
  “截至目前,江西省能源局未收到國家相關文件,告知規劃雅中直流初擬落點江西撫州地區。”江西省能源局電力處在接受記者書面采訪時回復,“目前江西電力系統規模較小(2016年用電量僅1180億千瓦時,最高用電負荷不到2000萬千瓦),如短期內接受特高壓,江西將成為全國受電比例最高的省份,電力系統風險巨大。因此,我們考慮并已多次向國家匯報,在‘十四五’中后期再通過特高壓引省外電力入贛。”
  江西省能源局電力處進一步指出,目前,江西有“十二五”期間納入國家規劃、核準未投產火電項目864萬千瓦,納入國家“十三五”能源電力規劃的信豐扶貧電廠項目和江能神霧萍鄉煤電油多聯產示范項目。“十三五”期間將有序推進這些已納規火電項目建設。與此相對應的是,2017年6月公布的江西省“十三五”規劃則提出,“加快形成煤炭快捷運輸入贛通道,重點推進蒙西—華中煤運通道建設”。
  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自2014年國家實施簡政放權后,全國煤電建設不僅沒有放緩,反而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建設高潮。2015年全國各地上馬的火電項目有120個、新增裝機7000萬千瓦,規模為“十二五”之最。而在國家能源局發布的全國火電建設預警中,江西全部綠色,這意味著江西上馬火電并不違規。
  但王亦楠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在全國火電產能已嚴重過剩的形勢下,江西寧愿本省新建有污染的火電廠,也不要隔壁四川省清潔的水電,江西省拒絕雅中直流落點凸顯出我國當前推進‘能源革命’的一個嚴重體制機制問題,即地方政府各自為政,只考慮本省的GDP,而無視無論對本省還是對國家整體層面來說都是最優的能源解決方案。”
  王亦楠還認為,在能源低碳化發展的背景下,火電進一步擴容的直接后果是嚴重擠占可再生能源的市場空間,該建的跨省送電通道被擱淺、該輸出的電力輸不出去,省際壁壘和地方保護已成清潔能源發展的嚴重羈絆。
  矛盾如何破解
  “按照《巴黎協定》,2050年以后將實現凈零排放,將來誰接入水電多誰就占大便宜。否則,大量的風電、光伏沒有一定量水電的配合,怎么能保證省內的能源需求。”張博庭表示,在全國煤電產能過剩的情況下,各省自然不愿意消納水電,都想把GDP留在本省。“如果多收點兒碳排放稅,江西或許就不再考慮建輸煤通道了,而是轉而去要雅中直流落點。”
  除了“外來水電”與“本地火電”孰輕孰重之爭,也有受訪專家表示,雅中直流工程的落地問題已不僅是如何破解省際壁壘的問題,更是如何協調中央和地方政府關系的問題,更是如何落實國家重大戰略的問題。
  多位受訪人士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國家戰略還是需要國家層面的協調,最起碼也是國家部委、國務院實施。畢竟涉及到各省利益時,問題就可能變得很難處理。
  “要打破省際壁壘、讓各級政府‘勇擔責任’、增強大局意識,中央政府的權威作用絕不能缺位。”王亦楠告訴記者。
  然而,一位電力規劃方面資深專家對記者表示,像雅中直流這樣的重大工程,必須要“你情我愿”,只有四川、電網企業、受端都同意,國家能源局才能推動下去,否則沒辦法落實、后患無窮。“所以,在規劃設計之初,就要充分尊重各方意見,尤其是受端的意見,才可以真正實現資源優化配置,不能硬搞‘拉郎配’。”
  社評:清潔能源消納需站高望遠
  當前我國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裝機規模均穩居世界第一,但在電力供應相對過剩的當下,清潔能源多了,消納也更難了。“千瓦”無法轉化為“千瓦時”隨之成為困擾可再生能源產業多年的頑疾。
  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清潔能源棄電量已高達1100億千瓦時,其中又以棄水問題最為突出。2016年僅四川、云南兩個水電大省的棄水電量就在500億千瓦時左右,相當于北京全年用電量的一半。若雅中直流無法按期投產,未來幾年即將陸續投產的雅礱江中游多座水電站將面臨每年至少300億度電力無法送出的窘境,本已十分嚴重的棄水問題將進一步惡化。
  有鑒于此,國家能源局將促進清潔能源消納列為2018年重點工作任務,并制定了一個極具雄心的目標——到2020年,在全國范圍內基本解決清潔能源消納問題。
  “菜農種的菜不會自己都吃了,我們發的水電自己也消化不完。”四川某水電企業主表達了川滇水電業界的心聲。內銷不完,外送成了促進兩省水電消納的不二選擇。
  然而,通過輸電通道外送清潔電力涉及到“送到哪兒”、“怎么送”、“送多少”等一系列問題。具體到遲遲無法落地的雅中直流項目,四川有四川的考慮,江西有江西的籌謀,其中還牽扯到水電開發企業、電網公司等諸多問題,需要全面考慮政策約束、電力供需、調峰能力以及經濟性等多方面因素,科學選擇輸電通道的起落點,合理確定配套電源方案。
  不難看出,解決四川、云南棄水問題的核心是要加大水電資源跨省、跨區配置,涉及多個市場主體,單純依靠地方政府、發電企業和電網企業自行協調,很難化解利益訴求不一致而導致的矛盾,此時國家層面能否在更高維度統籌全局、協調多方利益至關重要。
  可以預見的是,如果外送通道建設不到位,西南棄水問題將不斷加劇。“十三五”期間,四川、云南規劃投產大型水電2500萬千瓦,約占全國新增常規水電的2/3。四川的雅礱江中游水電,需要新建一回特高壓直流輸電通道送電華中;云南依托烏東德電站和金沙江中游水電,需要新建一回特高壓多端直流輸電通道送電廣東和廣西。無論這些水電外送通道最終會否重演雅中直流的命運,當務之急是盡快協調確定受端省份,并加快通道建設前期工作,避免出現“電源投產卻無處送電”的尷尬。
  其實,三峽、溪洛渡、向家壩等大型水電站的運營經驗已證明,跨省區配置的流域大型水電站,必須由國家主導,統籌研究其消納方案和電網建設方案,并在全國電力規劃中加以明確。
  高屋建瓴的戰略謀劃固然重要,長遠的眼光也不可少。
  水電外送通道建設必須超前謀劃,與水電開發協調同步。水電建設周期長,尤其是參與外送的大型水電站,短的四五年,長則十余年。因此,水電外送通道規劃論證必須有超前意識,在滿足全國合理電力流向的基礎上,研究確定通道建設方案,確保輸電通道與電站同步投產,保障水電消納。
  習近平總書記在提出“能源革命”時強調,“必須從國家發展和安全的戰略高度,審時度勢,借勢而為,找到順應能源大勢之道”。用統籌長遠之功,促進清潔能源消納,便是實現能源轉型、落實綠色發展的大勢之道。(《中國能源報》蘇南)

責任編輯:fanfu1985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打印繁體】【投稿】 【收藏】 【推薦】 【舉報】 【評論】 【關閉】【返回頂部
我來說兩句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內  容: